不常出现在舞台C位的水下机器人 能否归到新基建范畴之中

作者:张伟 来源:原创 2020-04-29

  在新基建不断被细化的当下,大量细分场景下的技术应用前景已愈发明朗,但在一些并未被提及的产业里,新基建这块“催化剂”也在不断加速着产业的变革发展。

  水下机器人便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产业,在AI与服务型机器人大火的当下,水下机器人却一直算是个“偏冷”的产业。之所以称其为偏冷,原因在于水下机器人远没有服务型机器人市场要火热,即便在一些大型展会上,也从未站在过舞台C为亮相。回顾过往一系列著名展会,无论是折叠屏、8K显示技术、亦或是外形超前的概念车,都凭借着自身外在优势俘获了大批粉丝。相比之下,相貌平平甚至外形有些怪异的水下机器人反而与舞台显得有些“格格不入”。

  但与吸睛能力形成鲜明反差的,是水下机器人的行业竞争速度,绝对不比当下主流技术的发展要慢。而这一切,还要先从海底6000米之下开始说起。

  海底6000米的分水岭

  水下机器人,主要可分为遥控无人潜水器(ROV)、自主水下航行器(AUV)两个不同的种类、与载人潜水器(HOV)等几大类。ROV的特点便是操作灵活能够实时进行通信传输,AUV则更多用于自主巡航方面,而后者HOV顾名思义便是如潜艇一类的设备。

  而其起源,我们可以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初,1957年时,华盛顿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研发出了首款“专用水下研究飞行器SPURV”。SPURV船体由铝制成,外形酷似鱼雷,是一种经典的流体动力学外形,并可潜达约一万英尺之下的海底(约合3000米)。

  1970年代,麻省理工学院研制出了ODYSSEY 自主水下航行器,该航行器长度为2200mm,直径570mm,续航能力在6小时左右。

  当时这些被研发出的AUV,大多被用于石油与天然气开发,以及海洋测绘、近岸巡逻、破坏、干扰、潜水支援等领域。

  在国外AUV发展势头正猛的时期,国内也开始了AUV方面的研究,但一开始国内研制的水下机器人大多仅能达到300米左右。直到90年代,水下机器人产业才迎来了阶段性突破,CR-01与探索者号的出现,让中国成功跻身进入了水下机器人竞争中的第一梯队。时至今日全球拥有6000米深度的潜水器的国家也仅有中国、美国、日本、法国、俄罗斯。

  之所以6000米被看为是个分水岭,原因在于在海底5000米之下,存在大量锰结核等重要矿产资源,而锰结核中,包含了锰、铜、钴、镍等在内的30多种金属元素,且越往深处锰结核品质则越佳。

  大有可为的水下机器人

  AUV或许展示的是一个国家的科研实力,但水下机器人不仅只有AUV这一个领域,对于一些产业而言,或许并不需要下潜6000米的实力,但却不可或缺水下机器人的能力。

  以爱沙尼亚塔林科技大学研制的一款水下机器人U-CAT为例(一个ROV机器人),U-CAT身形类似一个大型胶囊,前后各配置了两个类似海龟一样的脚蹼,主要用于鱼类的观测。

  对于水产养殖行业而言,常涉及到网箱检查、鱼类贝类生长状况等观察工作,此前这类事务大多靠人工完成,甚至渔场主根本不会下潜到水下进行观察,而是聘情专业潜水人员完成勘察工作。

  而这样的弊端有两种,其一是人类受于体型的影响,很可能在水下让鱼类感到惊慌,反而可能导致健康问题。其二便是以雇佣的方式进行观测,渔场主很可能连水下10%的情况都无法摸清。而ROV机器人,则能相对“平静”的完成工作。

  除此之外,无论是管道救援、水域救援、长隧洞检测、亦或是大坝漏洞排查,水下机器人都能克服水下存在的压力来替代人类完成关键性任务。

  而纵观整个水下机器人市场,根据美国知名市场调研和咨询公司Grand View Research此前一组报告数据显示,到2025年,全球水下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67.4亿美元。在预测期内,市场预计将以13.5%的复合年增长率大幅增长。

  尤其在军事和商业勘探应用中,越来越多的领域开始采用水下机器人技术,用于情报、监视、检查、水下维修维护、导航和通信等任务,从而带动了整个市场的增长。

  其中,2017年商业勘探部门在市场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额。预计到2025年,自主式水下机器人(AUV)的市场份额将达到14.8亿美元。这些机器人多被用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商业勘探、军事任务以及科学研究活动。

  水下机器人能否归为新基建

  综上所述,水下机器人对于行业、产业的重要性已毋庸置疑,但究竟该不该将其归在新基建范围里?还要先从概念进行解读。

  新基建换而言至,可看成是一次基础设施的转型升级,在官宣的方向中,也明确指出了一点——信息基础设施。

  而信息基础设施,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,比如,以5G、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、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,以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,以数据中心、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。

  而这一切,均是为了提升国内信息化水平,并借助信息化而出的数据,来对城市进行管理。因此,新基建也可被看成是一次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改造,并借助这次升级衍生出全新的商业模式与利润增长点。

  因此水下机器人对一所城市而言,重要性便突显而出,尤其对于一些水下作业成本较高的行业而言,如水电站隧洞以及大坝检查方面的应用,机器人不仅可排查任何深度的设施安全隐患,更能为后续作业提供支撑,再放大来看,水下机器人未来或将是帮助解决城市公共管理难点的一个必要设施。

  归根结底,新基建的范围并没有明确的边界,唯一明确的便是新基建的创新性,无论是生活应用亦或是城市管理,以新技术为驱动产业蜕变,均是新基建想要发力的范畴。

发布
X
第三方账号登录
  • 微博认证登录
  • QQ账号登录
  • 微信账号登录